您的位置: 主页 > 惠州市营商环境需要阳光政府
织梦58广告位

惠州市营商环境需要阳光政府

媒体连日来广泛关注的广东惠州市惠城区小金口街道原汤泉高新科技园变更土地性质,把已签约的工业用地又以商住用地高价转卖给地产商事件,日前又有了新进展。继3月7日14家失地民营企业向当地政府提交申请,要求公开“在已招商的21家民营企业中,为何只有一家科技公司能成功获得正式的土地使用手续”相关信息之后,3月19日,惠州市自然资源局以“惠市自然资函[2019]385号”复函形式,对企业的申请给予了回复。

在回复中,针对14 家企业要求公开的深圳市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审批和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情况,以及地块补偿情况,惠州市自然资源局称“根据国务院办公厅政府信息与政务公开办公室的函(国办公开办函[2016]206 号),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属于特定行政管理领域的业务查询事项,不适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故不予公开;关于某科技公司地块补偿情况,“因申请公开的信息不属于应主动公开的内容”,而14 家企业未提供相关资料证明其与申请公开事项有直接利害关系,“故我局拟不予以公开某科技公司地块补偿情况信息”,但14 家企业“可征得某科技公司同意后前往我局查询有关情况”。

对于惠州市自然资源局的上述回复,涉事的14家民营企业表示并不能认同,认为惠州市自然资源局明显是在欲盖弥彰,顾左右而言他。

首先,14家企业提交申请,要求公开深圳市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审批和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情况以及地块补偿情况,目的是想厘清一个疑问:在已招商的21家民营企业中,为何只有一家科技公司能成功获得正式的土地使用手续?因为无论从入驻高新科技园的时间,还是办证程序上说,深圳市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既不是第一家入驻该园区的企业,也非最后一家被招商进来的民营企业,却在21家招商入驻企业中独善其身,顺利通过惠州市相关部门层层把关的土地招拍挂程序,成功摘得签约地块的50年使用权,其中到底有什么内情?是否存在有违公平、公正,不合规的地方,是不是走了“后门”甚或有贪腐牵涉其中?惠州市自然资源局的回复对此只字未提,相关问题仍然是迷雾重重,难免引人猜想。

其次,关于某科技公司地块补偿情况,回复称“因申请公开的信息不属于应主动公开的内容”,而14 家企业“未提供相关资料证明其与申请公开事项有直接利害关系”,故同样不予公开。一个“主动”字眼,似乎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既然不是应该主动公开内容,那么我们可以选择公开,也可以选择不公开,即使企业要求公开,我不公开又有何不可?这样既免除了必须公开的责任,也把不想让外界知道的东西成功掩盖下来——如此做法,让你不得不佩服有关部门玩文字游戏的智慧。可惜的是,在其为成功推卸责任窃喜的同时,也把阳光政府、阳光行政的理念抛到了九霄云外。政务的公开透明,既满足公众的知情权,也是公民社会的政治道义。公开信息,实现公众对政府的监督,是建设廉洁、高效、法治政府的必由之路。公民和政府是现代法治社会中两个最基本的法律主体,公民参与是防止权力腐败的重要力量,尤其在全面依法治国的今天,政府信息公开在构建阳光政府、监督政府行为、防止政府腐败方面所起的积极推动作用已清晰可见。政府唯有信息公开,主动回应民众关切,以坦诚的态度面对公众,才能提升自己的公信力。任何敷衍塞责、推诿扯皮的行为,都只会是欲盖弥彰,不但不能消除公众疑虑,还会加深猜忌和流言。所谓谣言止于公开,既然企业和公众已对事件产生疑问,提出质疑并申请公开信息,政府就没有理由不予以解释和回复,再以“不属于应主动公开的内容”搪塞,就是明显的不负责任行为,是漠视公众知情权,最终损害的是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

再次,回复中所谓“未提供相关资料证明其与申请公开事项有直接利害关系”一说,明显与事实不符。14家涉事企业与已办证的深圳市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同属此批招商入驻的民营企业,在权责上应该是对等的,理应享受同样的公平待遇,而且该科技公司在入驻时间、签约程序上并没有明显有别于其他签约入驻企业之处,为什么却要享受独家办证的特殊待遇?按照普遍公平原则,既然大家身份相同,没有理由不一视同仁。而且在违约补偿上,当地政府部门给予此家科技公司的补偿数额,也应该可以作为其他企业索要违约赔偿的参照标准。该科技公司的办证信息和赔偿标准,与其他涉事企业可以说息息相关,因此,“未提供相关资料证明其与申请公开事项有直接利害关系”一说,就纯粹是无稽之谈。而所谓的“可征得某科技公司同意后前往我局查询有关情况”,更是与虎谋皮,负责办证的政府部门都不想让外界知晓的事情,得了好处、享受特殊待遇的某科技公司忙着捂盖子还来不及,又如何会同意其他企业查询自己办证的内幕?

在此事件中,企业既然提出要求申请信息公开,媒体和公众都对此高度关注,政府部门主动公开相关信息,及时解疑释惑回应民众关切,才是消除疑问、平复维权企业情绪、优化当地营商环境的明智之举。捂紧盖子,敷衍塞责,只会让人产生不必要的联想:里面难道真的有见不得光的东西?

另外,14家民营企业认为,惠州市自然资源局在回复中口口声声说是依据某某文件或法律法规云云,似乎其做法于法有依、于理有据,他们完全是在依法办事,却忘了事情之所以发展到今天,根本原因是由于惠州市、惠城区有关部门、有关人员无视法律法规,肆意妄为造成的。之前媒体报道的涉事民营企业针对此事件提出的8个疑问,就是最有力的证明。如“小金口街道办一面说希望协商解决问题,却于2018年底突然向法院提起诉讼,违约者告守约者,这是为何?”“根据《城市、镇控制性详细规划编制审批办法》《广东省城市控制性详细规划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等规定,修改控制规划应当采用多种方式征求规划地段内利害关系人的意见,必要时应当组织听证。政府在整个调规改性的过程中,为何不征求各企业意见?涉案土地涉及主体众多、牵涉利益巨大,为何不组织听证会?”“惠城区城乡规划建设局在2013年发布的《规划设计条件告知书》中,明确要求按照一类工业用地标准对涉案土地进行规划设计,为何2015年突然决定调规改性?调规改性的依据和理由是什么?”“当初为了吸引企业入驻高新科技园区,政府委托小金口街道办与各企业签订协议,企业按照约定缴纳了土地款,政府为何迟迟不按约定办理土地使用权证,为何一边告诉企业土地办证的事宜在沟通过程中,而另一边却加速办理土地收储、调规改性和土地出让,直至土地成功挂牌后才向企业发出解除协议的通知?小金口街道办在土地收储、拍卖前就有机会与企业解除协议,为何等到2018年10月才单方面提出解除协议?采取如此瞒天过海的方式背信弃义,政府的契约精神何在?”“依据《国有土地权益收购合同》的约定,惠州市土地储备中心按120元/㎡的价格对涉案土地进行了收储。企业在签订协议时支付的转让金单价已经高达300元~420元/㎡,部分企业还支付了规划设计费,且不论前期投入的资金,经过了四五年之久,收储价格标准为何如此之低?”“小金口土地事件发生后,市委指令成立专项调查小组彻查此事,为何调查组在成立并介入调查两个月后,未发布任何调查结果就突然被停止调查?”“以惠州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局为被告的确认违法行政案件,依照《行政诉讼法》规定,应当由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为何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不予立案,并要求去惠城区人民法院办理立案?这样做是不是为了人为降低行政审级,从而达到案件在惠州市范围终审的目的?”……这桩桩件件疑问,无不直指有关部门有法不依、违法行政,而被质疑者却充耳不闻,置之不理。如今在舆论压力下,勉强拿出的回复意见,不但对企业提出的这些疑问视若不见、只字不提,反搬出种种所谓合理合法的理由不予公开相关信息,违法者却堂而皇之扯起法律大旗做挡箭牌,不知此种勇气和底气从何而来?

就在不久前,惠州市颁布《惠州市进一步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十条政策措施》,强调“强化民营企业服务机制”“营造公平竞争环境”“保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文件中还特别提出“各级政府要切实履行与民营企业依法签订的合同”“杜绝‘新官不理旧账’的情况,对仅因政府换届、领导人员更替等原因违约毁约的,依法支持企业的合理诉求,并将政务履约、守诺服务等纳入绩效考核内容。对涉及官商勾结、为官不为等问题线索的实名举报要优先办理、100%核查,并及时向举报人反馈办理情况”。对照此事件中有关部门毁约轻诺,对企业要求公开的信息遮遮掩掩,是否与惠州市和中央有关文件精神相背离?对此,涉事民企在期待一个真正开诚布公的答复,媒体和广大公众也在拭目以待。

织梦58广告位
上一篇:此后三届一直重申“构P2P理财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